http://www.benlainj.com

【八一】岁月流过时光影(散文·家园)

【八一】岁月流过时光影(散文·家园) 一次出行,与太多的人接触,感受社会上的万千纷纷扰扰。一个偶然的相遇,又激起了心的涟漪。
   那是我的一个同事,退休已经有一年时间了。那是一个诙谐幽默的老头,即使上班的时候,一个又一个的俏皮话总能把沉闷的气氛燃烧殆尽。自从他退休以后,还是头一次见到。红色的背心,蓝色镶着白边的短裤闪耀着年青人特有的光芒,要不是那掉光了的牙齿在嘴巴的翕动中略显得年龄的痕迹之外,我还真以为他就是个年轻的小伙子呢?他的欢快的语气和打开你心扉的那点灵动的语言的艺术,真的让人敬佩不已。
   生活在都市的他,完全抛弃了大多数人那种没完没了的、为了挣钱而把自己变成机器的方式。活着,就是快乐,就是在同龄人欢乐的气氛中找到真实的自我。那个有些古灵精怪的小老头,被上天赐予了一幅娇小而又健壮的身板。快乐地活着,就像那颗永远跳动的太阳,照耀着别人且在光影的跳跃中体现了自己的价值所在。他经常和许多朋友出现在名山大川之巅。每一个风景的壮美也需要他和朋友们的欣赏,且作为一张明信片永远深藏在心中。就是在前天,他和好友还登上了金山岭长城,激动得像个小孩子一样呐喊、歌唱。好让这个伟大古老的建筑上留下自己强烈的印记。
   那不是同我的炫耀,而是一种经历的回放,那瘦消黝黑的脸上仿佛还沉浸在壮丽的登山时的氛围中。他的生活是完完全全现代人的生活。戴在胳膊上的那个小小的夹子也闪耀着迷人的光芒。是啊!我真的很羡慕现代都市人的生活,每月几千块钱的老保钱,比大家上班挣的多。快乐,潇洒,无忧无虑,这不正是退休后梦寐以求的生活吗?
   相聚总有离别时,羡慕当不了饭吃。有些人比他开的多,可心境仿佛就是困扰在我们农村人那样的观念中,出门做小工继续多挣点,仿佛自我的因素在心目中占的比重越来越小。我向他询问那几个吃老保人情况的时候,他们有的去打工,有的待在家里看孩子。当然了,每个人有每个人的生活方式。可想想人活着,只要自己觉得最快乐就好。
   记得几年前,我们邻村的一个和我相识的的退休的工人,长期在一线工作,退休后,丰厚的收入应该可以颐养天年了吧!况且他的儿子在北京也有一份优越的工作。可是,勤俭持家的天性让他一刻也待不住,回到家就找了一份给牛场打扫粪便的活,又脏又累,收入也不多。可他就一点也不嫌弃,就像自己井下干活那样兢兢业业,舍不得吃,舍不得穿,不知道攒下那么多钱干什么?难道真的想葛朗台那样听金币的声音,听票子翻卷时发出的哗啦哗啦的清脆声吗?每个人对快乐都有不同的解读。
   想想并不是所有的人都会有这样的晚年,少年故事,包括我和我一样生活在农村的人。退休,吃老保,只是环护在少数人头上的光环。年龄,对于普通农村劳动者来说界线是那么模糊,挣钱糊口,对于六十,七十多岁的人来说,都一样,只是年老体衰,无能为力的时候,只能看着年富力强的年青人上班挣钱潇洒于集市。眼花缭乱的商品,赤橙黄绿青蓝紫的修饰,青春靓丽的光彩。而他们呢?老了,累了,困守在街边柳下的高台上,目送着他们一次次收获不小的逡巡。排成了一排,凝望着炫动的街市,流动的秋韵。汽车,电动车,自行车混杂的世界中很难有自己的一线情思。曾经的青春被时光带走,囊中羞涩的自己,又怎能有年青人那样的豪气呢?
   丰腴的土地,成熟的庄稼,是大家苦守着的根,年青人可以进工厂挣钱,而我们,除了这片土地,又有那个地块肯收留呢?
   属于自己的这片土地,容得下我们的衰老,哪怕你再衰老,站立不住,坐下来,那片庄稼也会在你的手中弯下那高傲的腰。我们庄稼人的心就像土地这样踏实,不想装上什么样的翅膀在天空中翱翔,把更远的世界作为前进的目标。我们只愿每天守着自己的花生,玉米,看着他绿色生命转向成熟时生理机能的退化,所有的改变,就是为了那颗灿烂的种子,为了成熟时脱离这个母体归结到庄稼人的粮仓里而带给我们的逾越。
   衰老的就像那干枯的玉米秸被风撕开的枯黄的叶片,就像那快要掉光的花生叶子。可是,我们依然会那样坚守,用古老和现代化工具的结合将上天赐予的丰收果实收割。
   曾经,一个颤颤巍巍的老人因为无法长时间站立坐在地里割麦子,那满脸的无奈和着雪白的胡须在夏日的阳光中垂下了汗水涔涔的影像。也有气喘吁吁的老人面对成块的玉米秸吃力地一棵棵割下来放到一起。年龄,是一道田野中苍凉的风景。儿女,忙于自己的日子,仅有的土地,收成虽少,但是生活的费用全用它来承担。其实,自己也可以承包出去,可心里就是那样割舍不掉,不愿让自己的孱弱和土地分开。离开了土地的赐予,就连那点小小的花费,又能靠什么来支付呢?
   如今,我们也要步入那个阶段,也要像那个无奈的老人用自己的风烛残年和土地一起上演着那样的悲喜剧。
   他快乐的身影消失在视野中,丰富多彩的城市人的生活更加深了对安度晚年的理解。树林里,分开了汽车和人的糟扰,几个老人在自己的世界里,走步,打太极,放着轻音乐把自己封闭在浪漫的世界里,有的攒在一起打扑克。河边,几个人攒聚在散落的芦苇丛里,伸出长长的钓竿在水边垂钓。他们就是世间最自由自在的鱼。
   河的对岸,干涸的土地,束缚了一个个佝偻着身躯的影子,有中年人,也有鬓发斑斑的老人,进出在叶片垂落的玉米地里。太阳强烈地抒发着壮志豪情。舞动着白色的鳞片掠过疏影中一个个吃力蠕动在地里的身影。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

相关文章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