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benlainj.com

【丹枫】怀念爸爸(散文)

时间过得真快,眨眼间爸爸离开我们已整整八周年了,人生的岁月是苦熬酿成的酒,这八年,淡淡的岁月,淡淡的忧愁,陪伴着我走过每一寸脚步,但浓浓的思念,却始终如一地在我的思绪中闪烁着,爸爸平凡而光辉的一生,这些印记,却始终无法在我的脑海里泯灭……
   八年前的国庆长假,也就是2011年的10月3日凌晨5时左右,爸爸因为一口痰没能吐出,卡在喉咙里,就这样与我们告别了,凌晨的宁静,被我们五个兄弟姐妹嚎啕大哭的声音打破了:“爸爸呀!爸爸……”可是,我们再怎么哭,爸爸终归走了,恋恋不舍地告别我们走了,只留下我们对他无穷的思念。
   爸爸人长得不是特别高,约一米六一的样子,但为人相当的慈祥和善良,在我的记忆里,是很少看到爸爸发怒的,爸爸继承和延续爷爷和奶奶的善良和慈祥,在大家的眼里是有口皆碑的。
   解放初期,爸爸从老家福建省平和县霞寨镇考到平和县城小溪镇来读高中,临近毕业的一九五一年,爸爸就被平和县供销合作社招考进去当了一名干部,他是任会计的,一九五三年,爸爸通过自己的努力工作,就被上级领导和同事们积极推荐和肯定,被提拔为财务科副科长,一九五六年被提拔为财务科科长,从此在会计的任上,一直干到退休。
   爸爸是平和县供销合作社的一名元老,从平和县供销合作社建社的一九五二年到退休,一直都在平和县供销合作社工作,从我记事起,爸爸的言语不是很多,但干起活来却能像一头老黄牛一样那么的执着,那么的坚韧不拔,爸爸的毛笔字和钢笔字都写得很工整,一笔一钩、一撇一捺总是很传情,细腻而不张扬,沉实而稳重,这是很像他的为人的,在当年每年的春节我去“卖字”写春联的时候,爸爸总陪着我,爸爸写的字是工笔的中楷字,细致工整,端庄而秀丽,惟稳而工整,而我的毛笔字,却是行楷偏行草,飘逸而奔放,我们父子俩,性格是有点不同的,即使说是我的放荡不羁,多少有点延续了母亲的性格,但小心翼翼和谨小慎微,细致而认真,我却延续了爸爸的性格,这一点,始终在以后我的工作中,给我带来了成就和骄傲。
   一九七九年,大病初愈的我,也考到平和县供销合作社来工作了,我也去培训了会计,当时爸爸就是我的授课老师,记得毕业考试的时候,我的会计业务知识考试是得了99.5分,与黄新民同学并列第一名,政治理论考试是得了98分,也是第一名,从此,我也成为爸爸管辖下的一名会计干部职工了。
   爸爸最简单的要求,就是子承父业,老老实实地成为一个会计干部,而我入行这一年,刚好是十八虚岁,还是一个有很多理想很多展望的懵懂少年,虽然,大病三年,直接剥夺了我考大学的机会,爸爸最大的愿望就是我能从死亡中逃过这一劫,到他所工作的单位去上班,好一边调理身体,一边再去坚持自己的理想。
   也是命中不该绝吧,我历经一九七八年高考落第、招工被顶替、当兵体检合格又没去成的三大不幸劫难,终于迎来了一九七九年的春天,这一年,在远嫁到平和县大溪镇当小学老师的阿姨和在五寨农场当小学老师的叔叔殷切关怀下,我顽强地与病魔做着搏斗。终于,命运之神对我网开一面,丢开对我死的惩罚,使我瞑瞑之中有了一线生机,最后,我以我们霞寨镇全镇考试第二名的成绩被招工到平和县供销合作社工作,命运之神又一次对我敞开笑脸,这里面多亏了我有一个好爸爸、好叔叔、好阿姨,是他们在灵魂上给我重新树起了一线对生的渴望。
   从十六虚岁得病到18虚岁复出,我整整经过了三年漫长地煎熬,这就是我《黄江山二胡独奏曲~高考前的悲伤》的部分呈现。
   是啊!是爸爸,从小教我唱革命现代京剧样板戏的很多唱段,也是爸爸,教会我打乒乓球,教会我练书法。
   爸爸是平和县第一个会计师,一九八三年就被考试和评定上这个职称了,我清楚地记得,当年的文化、教育、卫生战线还没有展开职称考试评定的。爸爸被授上这个职称后,工资一下子从行政21级也就是63.5元上调到行政19级,也就是80元,这是对爸爸工作的肯定,也是对爸爸获得会计师称号多涨一级工资的奖励,1983年,已经是我参加工作的第四个年头了,我是清清楚楚地记住这一些的,爸爸也成为全县的几十个凤毛麟角的拥有十九级工资级别的老干部之一。
   爸爸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第三级运动员,基本囊括了上个世纪五十年代中期到六十年中期平和县全县乒乓球比赛的男子单打冠军,这在他获得的奖品和荣誉证书上都清楚楚楚地标记着,爸爸所记的账,钢笔字写得非常工整,阿拉伯数字也写得非常娟秀和隽永,爸爸打算盘,在全县也是名列前茅的,可以说既快又准,参加珠算比赛是屡获佳绩的,在我们当会计的那个年代,算账是用算盘的,记账是用钢笔的,所以钢笔字和阿拉伯字是必须上得了厅堂的。所以,在我童年的记忆里,爸爸的钢笔字和毛笔字都是顶呱呱的,数得上是一流的,爸爸还会唱歌,唱歌字正腔圆,运气得体,所以,我从小也得到声乐气息的很好传承。
   一九七零年,我已经读小学二年级了,这一年,我国成功地发射了自己研发和制造的第一颗人造地球卫星,这一天早晨六点半,我们通过广播喇叭听到了从太空人造地球卫星发送回来的《东方红》音乐,我对爸爸说:“爸爸,睡前故事,这是我们发射的第一颗人造地球卫星传送回来的音乐。”爸爸听后,兴奋地摸了摸我的头说:“好孩子,好好读书,争取长大成为一个对国家有用的人!”是啊!是爸爸,在童年,就为我奠定了“生当做人杰,死亦为鬼雄”的人生坐标,所以我的学习成绩一直在同年级里是名列前茅的。
   可以说爸爸在会计理论上,在书法和音乐的声乐基础部分,体育的乒乓球技艺上,都是我的启蒙老师,而更重要的是,爸爸的教授育人,更是堪当楷模,爸爸常说“人不能诳语,言多必失!”爸爸还常说“人应行大孝,要孝顺长辈,要尊重领导,团结同志和同事,搞好邻里关系。”爸爸不仅仅是这样说的,也是这样做的!
   在我的记忆里,爷爷早早就去世了,爷爷的模样和传承,我是没有多少印象的,只能听妈妈和两个姐姐她们口中听一些关于爷爷的传说,但爷爷是从故乡的大高山子顶上挣扎到霞寨镇这个集市中心来谋生的,首先当学徒学杀猪,到最后开肉铺,最后有经济积累了又去学做糕饼和酱油制造和销售生意,最后竟熏陶成我们霞寨镇有名的靠勤劳节约致富的大户人家,培养了解放初期的爸爸和叔叔这两个霞寨镇的我们黄家的第一代读书人。爸爸后来则成为平和县供销合作社的财务科长,叔叔后来则成为福建省五寨农场小学的校长。
   爸爸是力挺遵守孝道的,在我的记忆中,爸爸是非常孝顺我奶奶的,奶奶活到了九十三岁,我从来就没有看见过爸爸在奶奶面前发过一次火,说过一句不是,爸爸用他的行为准则、人生孝道,始终影响着我们,始终感动着我们。
   从此,黄家一代又一代地把“诗礼传家”这个接力棒传递下去,现在的黄家,已经拥有两个在读博士,二十几个重点大学毕业的学生了,从爸爸叔叔那一代的小学老师,到我们这一代的中学老师,到我们下一代的大学老师,黄家,始终没有出现像鲁迅笔下九斤老太的哀叹“一代不如一代”的现象,而是“一代胜过和超越一代”,这其实跟爸爸和叔叔的传帮带是有直接渊源和联系的。
   今天想来,爸爸的为人,爸爸的人品,不仅直接影响了我们这一辈和下一辈,爸爸的音乐和书法,乒乓球和会计知识,也直接影响了我,特别是爸爸的荣辱不惊,在位高权重时不贪不取、两袖清风的作风,这都是我们这一辈人包括下一辈人学习的榜样,人生的楷模。
   爸爸八十岁的那一年,也就是他退休的第二十个年头,爸爸因得肝癌,最后依依不舍地离开了我们了,我哭了,我真的嚎啕大哭了,爸爸不仅给我们带来了身体,更带来知识的启迪还有人生做人的教导,爸爸是一个很早就入党的共产党员,他总是遵循着党的教导,即使在他病重的时候,还不忘嘱咐我:“儿呀!要记住回到平和,去把我最后的几个月党费交了。”是啊!爸爸是平凡的人,但同时也是一个闪烁着很多人生光辉亮点的人,他的高贵品质,他的高风亮节,他的为人准则,他对党的忠诚,和对党的不忘初心的信仰,始终是我们人生的榜样,做人和行事的楷模。
   爸爸是平凡的,但也是不平凡的,今年国庆长假的10月3日凌晨,我又一次跑到爸爸的坟前,郑重地对爸爸进行三鞠躬,同时也对爸爸说:“我是不会辜负您对我们的期望的,我们将像一支蜡烛,滴尽每一滴泪水,春蚕到死丝方尽,蜡炬成灰泪始干!”去实现我们人生的每一缕梦想,去实现我们人生的每一个坐标!
   爸爸,我们真的好想您!
  
   2019.10.9.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

相关文章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