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benlainj.com

校园鬼故事之死有余辜

来路不明兮复不明
    就快要告别四年的大学校园,331宿舍里有种惴惴不安的离别焦躁,汽车工程系的几个大老爷们连踢起足球来都没有平时带劲。一个多月过后,要再回学校踢球,每个小时就要四百块了,一进学校的时候就知道会有毕业这一天,谁也没想到真的要来了,心里却不是那种解放的感觉。平时每一天都是那么平淡无奇,到要告别的时候却舍不得。男生跟女生不同,不会哭哭啼啼得做些别离状,只是在不停地聚餐饮酒,学校附近一条美食街每个餐厅都是爆满,一个年级跟另外一个年级喝,一个班跟另外一个班喝,一个宿舍跟另外一个宿舍喝。
    郑玄沛喝到最后发现桌上的兄弟们全散了,火锅里的肉都捞光了,红艳艳的汤锅里只剩几根葱头和几片蘑菇零星漂浮,毛血旺连个汤底都没有剩下,只有几粒孤零零的花椒散落在碗的边缘。
    他一个人趴在桌上,呕吐物热气腾腾地堆在脚下,看得出来一切都白吃了。这帮没良心的哥们,郑玄沛在心里感叹,都没人扛自己回去,被人劫财劫色部不知道了,摸了摸手机还在,看了时间,晚上九点。
    喝多了现场直播的场面,杨老板已经司空见惯,要多加二十元的卫生费,否则谁愿意去打扫那些污秽。
    周围还有其他系的男生在喝散伙酒,有几个家伙是在足球场上比划过的,上次把自己推倒在地的那个叫石缤纷的家伙还举起酒杯邀自己过去再喝。
    郑玄沛笑着摇摇头,大声回答道,“喝高了,改天再来。”
    走在路上可以看见有人睡在马路旁边的草地上,旁边车来车往也没人管,看起来像死了一样的男生赤裸着上身,嘴里不知道在念叨什么。
    昏沉的头被风一吹,更觉得全身洒气蔓延,头晕脑胀,这帮兄弟怎么就不管自己的死活独自回宿舍了?看看时间,几点三十,得快点去接女朋友田歌飞,她还在学校美术系的画室,是比自己低一年级的美眉,就剩这么些日子要毕业了,心里不免有些惆怅,在一起两年,现在算算接一次少一次,睡一次少一次。
    教学楼里亮灯的房间不多,整间画室只有田歌飞一个人在,经过悉心处理的棉布上,蜻蜓振翅欲飞栩栩如生,旁边的荷花含苞欲放。因为已经是大三,白描花卉的基础课程早已通过,田歌飞的表情显得熟练优雅,染色从容不迫,调起色彩来就像女人往脸上涂抹胭脂般熟练自如。但似乎又不大满意,狠狠地把笔摔在地上又捡起来。
    悄悄地从后面抱住田歌飞,享受着淡淡的体香,郑玄沛的嘴唇在她的脖子上轻轻地吻了一下,田歌飞的后颈一阵酥麻,手一抖,棉布上留下一条长长的划痕。
    “你又喝酒了,少来烦我。”田歌飞把画笔搁下,蹲下身体,拿出橡皮擦,一边清除那道痕迹,一边嘟着嘴埋怨道。
    “想你了大画家,别画了,我带你吃冰激凌去。”
    田歌飞说,“今天一定要画完,把色彩上完就能走了,要不明天‘鬼见愁’肯定又要当众骂人了。”
    郑玄沛知道“鬼见愁”就是田歌飞他们美术系的第一教授仇建波,在学校也颇有名。有一次学校组织外省高校美术系来考察观摩学习,被仇建波指着鼻子骂,说没有自己同意,自己不承认的学生绝对不允许来听课,搞得各方尴尬不已。所以因为他这种古怪的个性而被学生们起了“鬼见愁”的外号。郑玄沛见过他几次,都是在美术系门口,他的眼神阴郁,头发有些长,并不扎起来,透过长发能够感受他冷漠的眼神如同X光一般扫过身体,恐怕只有他老婆才知道他长发后面的五官长什么模样。
    “你下午干什么不画?”郑玄沛在一旁静静观赏,虽然田歌飞算不上第一眼美女,但越看越好看,犹如她波澜不惊的胸部,能一手掌握的女人也不错,至少坚挺柔嫩,只要是自己的。一想到是属于自己的,心里就是一热。关键是女朋友有才华,将来肯定能成为中国最好的年轻画家,她适合画画,那么耐心,那么有天分。据说鬼见愁最看好的就是田歌飞,还在大二的时候就曾经告诉她,到时候考研究生,他自己亲自来带,当众说田歌飞是这个学校一百年才出现的一个真正的人才——田歌飞转述这些的时候脸上神采飞扬,这个恶老师就像哈利波特的史内普一样阴暗,但人家有料,光在课外给别的美术考生辅导,一个小时收入都要上万,就是脾气怪了点,天才可能都是这样,分裂、童真、神经质。
    田歌飞没理郑玄沛,画画才是正经事,双鱼座的女生总是那么认真又充满了沉静安稳的气质,她长而黑的头发随意地盘起来,用一支彩虹铅笔当发警盘在头顶,夏天的风吹过,散乱的头发用手别在耳朵后面。喜欢一个人的时候,她的任何一个小动作都是如此迷人,让人浮想联翩。
    认识她是在一次非常俗套的宿舍联谊会上,几个女生都很不错,在他们眼里,只要是女生,活的,有两个咪咪的就很不错了。
    郑玄沛看中了两个女孩,都表示过好感,发过暧昧短信,两个女生都回复过,男生也有男生的想法,追求女孩子总是需要成本的,不能把宝押在一个人身上。
    一个女孩是田歌飞,乖巧脾气好,皮肤白,有耐心,年年拿奖学金,但稍微有点内向。对于“我爱你做我女朋友好吗”的表白短信回答是:我们可以慢慢相处,互相了解以后再进一步交往。结果慢慢相处了一个星期时间,两人就在学校附近的一家小商务酒店滚了一下午床单,从此以后田歌飞还是皮肤白乖巧脾气好,不同的是身体的某些地方会期待外力的入侵,温柔酸麻地分开双腿尽情地等待。

  • 免费订阅最新好故事,微信号:aigushi360
  •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

    相关文章阅读